当前位置: 主页> 早安心语> 句子大全

被迫“裸泳”的教培机构,转战素质教育仍难“上岸”剂纽

时间:2021-11-04     编辑:美说网    

原标题:被迫“裸泳”的教培机构,转战素质教育仍难“上岸”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 | 惊蛰研究所,作者 | 雨谷

随着湖北扫黄打非办加入校外培训监管平台,以及广东将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纳入扫黑除恶专项考核,针对教培行业的监管重锤已然落下。

上市公司股价跌势不止,资本退潮的声音不绝于耳。面对突如其来的“黑天鹅”,教培机构们一边通过大裁员和关校来及时减少损失,另一边也试图寻求向素质教育等非学科领域转型。

但是,转战素质教育的这条出路,或许并不明朗。

素质教育赛道,“看上去www.bacang.com.cn很美”

教培机构之所以选择素质教育赛道作为转型出路,一方面是不得不转的无奈之举,另一方面,则是因为当前素质教育仍然是一片自由的沃土。至少目前在政策上对于素质教育几乎没有过多的限制。甚至对音乐、美术等属于“美育”范畴的培训科目持鼓励态度。

2020年10月,上级主管部门分别印发了《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》和《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》。文件提到,要将体育科目纳入初、高中学业水平考试范围,改进中考体育测试内容、方式和计分办法,科学确定并逐步提高分值;探索将艺术类科目纳入中考改革试点,纳入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录取计分科目。

如此光明的政策背景,在遭遇监管危机教培机构眼里,体育和美育构成的素质教育赛道就显得更外“眉清目秀”。

实际上,早在“双减”政策落地之前,一些教培机构就已经在学科类培训之外,增加了服务内容,以图为转型做准备。

6月下旬到7月上旬期间,新东方的连云港分校、海南分校、镇江分校、长春分校等,均在经营范围中增加了艺术、体育、科技等非学科类的素质教育培训;学而思的深圳和宁波等分校,也在7月份增加了语言、艺术、体育、科技等素质教育类培训;在线教育机构猿辅导,也在7月28号宣布推出中国首个AI互动内容+动手探究的STEAM科学教育产品“南瓜科学”。

不过,本来学科教育为主业的教培机构扩科素质教育,已经不是转型,而是有点“转行”的意思了。

新赛道,新挑战

如同政策上对学科教育和素质教育完全不同的态度,素质教育和学科教育在运营模式上也截然不同

首先,学科教育的教学目标在于“提分”。不论是语、数、外,还是物、化、生,消费者在购买课程后都以“分数有没有提高”作为产品或服务的衡量标准,且标准相对统一和明确。

素质教育的目标则存在考级、竞赛和表演等多种考量方式,而且在音乐、美术、体育等大类下还有具体细分的科目,每个细分科目实际上又有着各不相同的行业体系。另外,对比学科教育普遍采用的大班教学模式,素质教育类的培训往往只能小班教学,且对教学场地、设备有着较为严格且特殊化的要求。

因此,素质教育很难像学科教育一样,先打造出成熟的产品和服务,再借助资本不断扩充团队进行复制,从而实现规模化

其次,学科教育的本质是对师资的资源管理,相对于学科教育广泛的师资来源,素质教育的师资来源更为稀少

从师资的根本来源看,2020年的艺考人数超过了117万,约占高考总人数的十分之一,但是顺利进入大学教育阶段,并且在毕业后进入教育培训行业的人数则少之又少。

智研咨询发布的《2021-2027年中国艺术教育行业发展战略规划及投资方向研究报告》也显示,2018年中国艺术教育业从业人员数13037人,较上年增加253人,同比增长1.98%;2019年中国艺术教育业从业人员数12843人,同比下降1.49%。艺术教育业从业人员呈现出波动增长的趋势。

事实上,目前从事音乐、美术、体育等素质教育的教师多数是兼职身份,这也导致素质类教育机构的师资团队存在很大的不稳定因素,给素质教育机构的运营和管理带来难题

转型素质教育,“水土不服”恐难“上岸”

中国音乐学院上海考级办市场总监陈志涛告诉惊蛰研究所,学科类的教培机构之所以能够获得资本青睐,并且在短短几年间快速发展起来的原因,就在于其找到了标准化生产和快速扩张的模式。但是这套方法论,在素质教育的行业体系上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

和素质类教培机构相比,学科类机构在招聘、产品和运营等方面的经验非常成熟,组织效能更具优势。但是在素质教育赛道上,很难打造出成熟的产品,导致行业模式很难标准化。同时,素质教育相对于学科类教育,本身属于高投入的教培领域,在无法采取规模化复制解决盈利问题的情况下,很难将业务做大

例如,在音乐培训领域很多时候并不是靠卖课来实现盈利,而是通过售卖乐器、考级、竞赛和表演来补充营收渠道。但是就目前而言,乐器销售的行业体系也已经趋于稳定,而其他渠道来源也并不稳定。就盈利模式而言,并不具备规模化的条件。

另外,一些教培机构在音乐、美术、体育等一些细分科目,本身就缺乏一定的行业资源积累,在师资本来就紧张的行业背景下,这个时候贸然进入素质教育赛道一定会遇到非常大的困难。

“学科类领域是不缺老师缺名师,素质类领域连普通老师都非常稀缺。”陈志涛指出,本身以学科类培训为核心的教培机构在转型素质教育时,可以通过聘请成熟的素质教育人才和团队,来填补行业经验不足的缺陷。但是在缺乏教师资源、产品标准化等核心问题上,依然没有更好的办法

在外界看来,教培机构从万亿规模的学科教育市场,转型进入千亿规模素质教育赛道,实为无奈之举。但在政策和行业发展上,素质教育市场前景依然可观。

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《中国艺术教育行业市场分析2020》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艺术培训市场规模为2149.6亿元,预计2022年将达到2989.4亿,三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.6%。

对于失去了资本助力的教培机构而言,新的赛道自然也意味着更大的挑战。前途一定光明,但道路必然崎岖。所以,教培机构们准备好克服转型的“水土不服”了吗?

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

    网友评论
     热度: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