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> 早安心语> 句子大全

1020分钟,河南荥阳57岁阿姨的冰柜漂浮记l8o

时间:2021-08-04     编辑:美说网    

原标题:1020分钟,河南荥阳57岁阿姨的冰柜漂浮记

7月20日以来,河南省多地降下罕见暴雨,洪水肆虐,多人被困。

在荥阳市汜水镇,一位独自守着超市的阿姨,在洪水入侵时躲进了冰箱,在恐惧与寒冷中漂浮了17个小时。

她叫张桂花,今年57岁。

被洪水淹没的河南乡镇 图据新华网

【失联】

7月20日的早上6点,张桂花本想去晨练,围着小镇走个几圈,但外面雨下个不停,没法出门。到了7点,她打开自家超市的大门,开始上货、清货。

她一个人住在超市里,每天就一个人忙活。过往孩子们会打打下手,但两个儿子长大,先后去了郑州市上街区成家。前几年,她和丈夫分开,开始独居,儿子们不放心,劝她过去一起住,但被拒绝。

她的超市开在河南省荥阳市的汜水镇康泰路边,边上是当地的中心卫生院。汜水从镇子淌过,上游经巩义市米河镇,下游则汇入黄河。

根据荥阳电视台,整个汜水镇总面积58.2平方公里,辖14个行政村,陇海铁路、连霍高速公路贯穿镇子,310国道贴境而过。

当天来超市的客人不算多。那几日,汜水镇一直在下雨,到了20号,雨下得更大,整个上午,她就卖出几把雨伞。

洪水漫上了超市门前的台阶 受访者供图

郑州气象发布的数据显示,7月19号早上6点至20号早上6点,汜水镇的降水量达到了200.4毫米,而7月20日当天上午6时至10时,位于汜水镇西部2.5公里处的虎牢关降水量达到了72.3毫米。

到了中午12点,张桂花煮了韭菜鸡蛋馅的速冻饺子,又给儿媳发了段店门口的视频:树干泡在雨水里,店门外的楼梯被淹了一半,盆栽也被暴雨冲得七零八落。

吃完午饭不久,超市停电了。张桂花也意识到不对劲,但她说,当时没有收到和任何洪水相关的预警信息。

根据荥阳电视台消息,汜水镇党委曾在7月19日上午积极研判汛情,迅速拉响全域防汛警报,立即赶赴汜水河、黄河等地察看水位态势,到各村察看临时安置点设置和危房危窑情况,反复确认群众是否安全、讲解应急自救知识。

她给儿媳拨了电话,没人接,又在微信上给她发了几张暴雨积水的照片。

12点正是午饭时间,儿媳在给孩子喂奶,错过了这通电话。十几分钟后,儿媳回拨,电话已无人接听。

【涨水】

到了1点左右,雨又大又急,水漫上来,翻过一段短阶梯、爬过平安树的花盆,径自往张桂花的超市冲。

张桂花急忙把两扇玻璃门拉上。门也防不住,水不停从细缝漏进来,张桂花抱来一床棉被,叠了叠,比着门缝铺开。

被子还没铺好,一个浪汹涌地打来,右边玻璃门就碎了,碎片和着洪水往里猛灌,张桂花一个趔趄,差点坐水里。手机找不着了,一不留神,拖鞋也掉了。双脚露出来,腿和脚趾被玻璃割伤,伤口有一指长,血肉向外翻。

水一下没到膝盖那么高,浪一股接着一股,人站不稳,货架也被冲得东倒西歪,拦住了去后门的路——只有走后门才能上楼。

水位从膝盖、爬到腰、齐胸,整个过程不到十来分钟,张桂花在水里小心移动,超市以往畅销的大罐酒埋在水底,放酸奶和饮料的冰箱也往下沉。她没有慌,一心在观察,什么东西能暂保她安全。

张桂花用来求生的冰柜 受访者供图

平时用来装雪糕的冰柜飘了起来,她努力往那边挪动。一米六左右的个子,双手拉住冰柜边缘,一用力,就爬到冰柜玻璃盖上。

水涨得快。她和冰柜一起往上浮,头就快撞到石膏板做的吊顶。她先把冰柜的玻璃门拆下,推开拦住冰柜的杂物,接着双手抡成拳,“咚咚咚”地砸向石膏板吊顶。

强烈的求生意志使她迸发出巨大的力量,石膏一块一块掉。整个吊顶脱落,露出背后钢筋,手臂出现大片淤青。但太想活着了,手指粗的钢筋拦着也没用,硬生生地被她扯断。

超市内水位持续攀升。窗户离房顶有一米左右的距离,水漫过窗户时,室内就一片黑了。96平的超市,被水隔绝成孤岛,没有光,没有电,屋外下雨的声音也听不见,只有水流声在耳边转。

下午2点左右,二儿媳杨露东在短视频平台上发现,汜水镇的水势已经很大了,积水涌进大街小巷,她担心婆婆的安全,不断给她打电话,但一直无人接听。

她提供的视频显示,在7月21日白天,汜水镇的房屋一楼已被淹平。从街道对面看,张桂花的超市只有一个白字红底招牌还露在水面上。

3点之后,张岩在朋友圈看到,自家超市旁卖烧鸭的店铺快被淹了。他赶忙打电话给邻居,想要打听母亲的情况。三点、四点、五点……一家一家地问,天都黑了,邻居们都说,没有见到张桂花。

据公开消息,7月20日,河南荥阳市汜水镇出现多处洪水险情,汜水镇均在浅山丘陵区域,地势较低。受连续数小时强降雨、低洼地势和汜水河上游山洪影响,全镇受灾,镇区淹至一层以上。到了7月20日17时,河南省水利厅已将水旱灾害防御提升至Ⅱ级应急响应。

在超市内,张桂花还不知道亲人焦急地找她,水位还在上升,载着冰柜往房顶逼近。

衣服湿透了,冰柜内壁结着两三公分厚的霜,光脚踩在里面,感受不到冷,也感受不到伤口疼,身体是木的。1.5元的小白雪糕、3元的巧乐兹、5元的盒装冰淇淋,统统捡起来往外扔,要减轻冰箱的负担,生死关头,没有什么比活下来更重要。

她把冰柜里的两个白色铁架清空,垫在身下。双腿痉挛不止,她沉默地躺着冰柜里,她知道,现在喊救命根本没用,要耐心等待,保存体力。

洪水淹没了超市一楼 受访者供图

昏天黑地里,超市里的水越来越多,冰柜外沿已经抵住天花板。她闭着眼睛,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,心里揣着希望,想着总会获救,现在不过是在战斗,与洪水战斗。

可是,随着氧气愈发稀薄,原先求生的意志也开始动摇。她胡思乱想,会不会活不下去,万一等不到救援呢?今天是7月20日,明天是阴历六月十二,她的生日,再过一天,她就57岁了,多可惜。

她不由得担心起儿孙们,二儿媳不久前生下小女儿,4个月大,还有一5岁大的大女儿,儿媳在家带两孩子,儿子在外上班,每个月工资才3000块钱,他们正处于困难时期,周末带着孩子来看她时,她还能送点吃的、喝的,经济上多少支持一下。

她想,自己如果真的走了,就没有人帮他们一把了。

【脱险】

在黑暗中,她感受不到时间,不知道何时,水停止往上涨。

起初,她躺在冰柜时,伸手就能摸到水泥屋顶,冰柜在这个位置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。她时不时伸手去摸摸水位,慢慢地,感觉手指离天花板远了。

根据她的估算,房顶和她的距离起初是四指长、接着变成了一掌、然后是两掌,到后来用力往上伸手,也摸不着顶了。水位一点点回落,悬着的心也跟着降,心中又有了期盼。

慢慢地,窗户也漏出来了,凌晨五点左右,天还是黑的。但从窗外,还是透过一丝亮光,接着传来水流混着冲锋艇发动机“腾腾腾”的声音,有男声在外面一遍遍大喊:有人没?有人没?

救援人员来了,获救的机会近在咫尺。她往窗户移动,从水里捞起一块半米长的白色木板,用力砸向窗户,砰!玻璃没碎,但外面的人听见了声响。

有声音朝她的方向说:一个冲锋艇上能坐好几个人!她理解了,这是宽慰她,不要急,肯定会来救你。

一颗高悬的心终于落了地。冲锋艇上的搜救人员绕了一圈,开到超市。

洪水过后的超市 受访者供图

同时,她也尽力创造救援条件,从水里捞起一个超市货架,勉强扶着货架借力坐到冰柜上,两名救援人员把她接上了冲锋艇,上面还坐着隔壁卖香油的夫妻。

张桂花说自己“身体都木了”,有人问她饿不饿,她说自己中午才吃了饺子,都不知道是第二天了;有人帮她打苍蝇蚊子,说有虫子咬你哩,她都没察觉到。劫后余生,太多东西来不及感受,双脚上长长的伤口,狰狞,血流不止,“都没觉得痛”。

据荥阳发布,受连续数小时强降雨、低洼地势和汜水河上游山洪影响,汜水镇受灾,镇区淹至一层以上,老君堂、东河南等村只看得见部分房顶。汜水镇全镇14个村受灾群众1万多人以上,农田耕地全部被淹,灌溉井、吃水井约140处全部损坏,14个行政村道路均不同程度受损,水、电、气等基础设施全部瘫痪。

到了7月27日,距离洪水退去已有一周了,张桂花一直在家养伤,双腿还下不了地,没能去超市看看。两个儿子也不让她去,他们近期一直在给超市清淤,光是门口马路的淤泥就快高到脚踝,还混着杂物垃圾。超市的牌匾倒在地上,透明的塑料门帘沾满了泥点子。

获救后的张桂花在医院治疗 受访者供图

超市内部更是一片狼籍。淤泥有一腿深,货架东倒西歪,方便面、洗衣液、酸奶散落一地,那些她扔出来的雪糕都化了,各种电器也坏掉,一些食物被泡烂发臭。过往畅销的特色酒,被洪水泡了一夜,不能再拿来销售,只有墙上“生意兴隆”的牌匾还纹丝不动。

她开了25年的超市。从1995开第一家日杂店那天起,张桂花就住进了店里,前面是店,后面是起居处,那时候店面只有30多平方米。到了2011年,经营区扩大到了96平方米,一度成为汜水镇最大的超市。

生活中的张桂花 受访者供图

半生心血,统统付诸东流。据她估算,整个超市的损失有四五十万,她不过是一个初中文凭的妇女,没有给超市买保险的意识。她表示,光是看儿子们拍的照片,就觉得非常非常心痛。

政府购买的社会治安家财保险能为受灾群众弥补部分损失。据荥阳发布的消息,荥阳市人民政府曾于2020年8月为全市居民购买了社会治安家财保险(保险日期为2020年8月到2021年8月),因暴风、暴雨、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造成的家sar庭财产损失,都可进行赔付。

但其保障财产范围有限,仅限于:家用电器类、家具类、床上用品及衣物、手工农具和自家饲养的猪、牛、羊。

张桂花儿子的朋友圈 受访者供图

而对于如金银首饰、现金、车辆、房屋及附属设施和室内装修、农机、粮食、庄稼、生产经营性财产、室外财产、存放于地下室的财产、电动自行车等,均不在保障范围。

至今,超市的清扫和消杀尚未完成,两个儿子还在为此忙碌,好像并不感到绝望。

7月25日,大儿子张岩去超市时,把超市受灾情况发到朋友圈,配文道:就像被洪水卷走时,为了活下去必须舍弃行李与衣物一样,虽然失去了很多东西,至少没有完全失去人生——我的老妈,一切会好起来。

红星新闻记者 蓝婧 实习记者 陈怡帆 实习生 林倩冰

编辑 任江波

(下载红星新闻,报料有奖!)

    网友评论
     热度:℃